你为啥关注我啊x

今天的方糖也要咕咕咕

我怎么老是ooc?(。)

死在恶狼坑里,主食伦雪,朋雪,崎洸

头像是本体鸭x

【胜出】命终

#怎么办我就是想死个人
#私设有疾病久,私设胜出血型一样
#作者没有医学常识
#ooc!!严重ooc!!!
以上没问题的话GO↓

绿谷出久一出生就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疾病,只能一直躺在床上,甚至活不过十八岁,可以说是一出生就被判下了死刑,注定是无所成就;而爆豪胜己正好相反,刚出生没多久就展现出他惊人的天赋,所有人都说他将来能成为很厉害的大人物,当然他本人也这么认为。
人们一出生就被决定了命运,将来是当上有名的大人物,还是躺在病床上虚度过十几年的生命,就像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一样。

绿谷出久躺在洁白的病床上,阳光柔和的撒在他的脸上,整个人如同镀上了一层金一般,他用没有吊着水的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书,抬起头沉默的看了眼窗外鸟语花香的世界,叹了口气,拉上了窗帘,把阳光和一切都隔绝在外,不问世事。
突然病房的门被粗暴的打开,绿谷出久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转过头去对着来人笑了笑,语调不由自主的上扬,显现出了他的开心:“小胜你来啦。”
爆豪胜己臭着一张脸,明显心情不好的样子,快步走来把禁闭着的窗帘拉开,点着绿谷的脑门大声道:“多晒太阳身体才能好!废久你拉着窗帘是想死吗!”
绿谷出久愣了愣。小胜还是这么温柔啊…便笑着任他点着自己的脑门摆着手说:“不不不、没有的事,小胜别生气啦,我保证不会了。”
“喂废久,你马上就要过十八岁生日了,过生日前可别给我死掉啊。”爆豪胜己抓着窗帘的手用力到发白,看着窗外在树梢上蹦来蹦去的小鸟装作不经意的说着,眼角余光却瞥向了绿谷观察着他的反应。
绿谷出久听着爆豪胜己的话微微的皱了皱眉,额上滑下了一滴汗水,表情僵硬的笑了笑,尽量放松的道:“嗯!我还等着小胜给我过生日呢,肯定不会死掉的!”
爆豪胜己哼了一声,心情却明显好了许多,他放开被抓的有些变形的窗帘,走到绿谷出久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安安静静的给他削了一个苹果。一整条没有断开的苹果皮被扔进了垃圾桶,爆豪胜己把削好的苹果递给躺在床上的人,站起身走到门口,握着门把手回过头看着绿谷出久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道:“废久,我走了,没我的允许不准死掉。”
绿谷出久有些心虚的点了点头,朝着门口的方向挥了挥手,笑着高声道:“小胜上课要认真听讲啊!”
“知道了!烦死了。”声音被隔绝在重重关上的门外,绿谷出久脸上的笑容立马变得支离破碎,他弯下了身子捂住一阵阵绞痛的胸口,平稳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表情无比痛苦,眼神迷茫,如同一个人抱着一根浮木在大海上沉浮,不知去处。

神啊,请多给我一些时间,至少,请让我过完这个生日。

几天过去了,绿谷出久生日的日子越来越近,他胸口的疼痛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从原来的两三天一次到现在的一天两三次,最严重的时候他还因此进过抢救室。绿谷也知道自己时间不够了,但每次小胜来探病的时候他总是打足十二分精神去面对小胜,尽自己所能的笑着,想着不能让小胜担心,但敏感的爆豪还是察觉到了奇怪的地方。
“废久,你最近怎么笑的假兮兮的,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爆豪胜己一边削着苹果,一边似乎是心不在焉的问着躺在床上的人。
绿谷出久一惊,立马疯狂的摇起了头,辩解道:“没有!绝对没有!我怎么会有事还瞒着小胜呢!”
即将削完的苹果皮忽然从中间断裂了开来,掉进了垃圾桶,爆豪胜己冷哼一声,迅速削完了苹果丢给床上的人,随后一声不吭的踢开门走了出去,留下拿着苹果的绿谷出久在床上独自惶恐。
小胜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病情恶化这件事他绝对不能知道。

后天就是绿谷出久的生日了,可他一点也不开心,不是因为他胸口疼,而是因为最近几天小胜完全没有过来看过他,平时绝对不会缺了的苹果最近几天一次也没吃上。一小部分护士总是在门口小声讨论着爆豪胜己最近没有来的事情,有的甚至还对绿谷表示了可怜之情,搞得他本就不好的心情越来越不好,却也在隐隐期待着十八岁生日那天小胜能来。
他说好了会给我过生日的,一定不会失信。
可就这天,医生忽然跟绿谷出久说,有人愿意捐献器官给他,明天就进行手术,让他做好准备。
绿谷听了又开心又有点遗憾的想着:可做完手术后会昏迷几天,生日那天肯定是要错过了。
不过没关系啦,以后还可以和小胜一起度过无数个生日,只错过这一个应该没什么关系。

绿谷出久躺在手术台上,医生正在给他注射麻醉药,越来越迷糊的脑袋里却一直在想象着小胜听到他不用死了会有多开心,终于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绿谷出久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到,窗台前爆豪胜己迎着夕阳在写着什么。忽然他停下了笔,回过头来,露出了一个笑容,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又指了指绿谷的,张口说了点什么,可绿谷听不清。绿谷正想上前两步听的清楚些,四周的光线却迅速的变暗,最终什么也看不清了,只留下绿谷出久一个人在黑暗里呼喊着,只感到了无尽的寒冷。
忽然,冰冷的胸口如同被注入了什么一般,暖流涌向四肢,光芒却再没有出现。
小胜呢?

“小胜!”绿谷惊呼着,猛地睁开了双眼,入眼的是一片黑暗,只有窗外传来一点微弱的光芒,床边头柜上的闹钟告诉了他现在是他十八岁生日后的第一天的半夜,床边不知何时放着用密封盒子装着的苹果,似乎是爆豪胜己刚刚来过。
小胜肯定已经来看过我了,还帮我削好了苹果放进了密封盒子里,真的很温柔啊。绿谷出久笑着想到,又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阳光照在绿谷出久的脸上,他的睫毛颤了颤,睁开眼,医院里除了爆豪胜己第一个和绿谷成为朋友的丽日御茶子护士正有些担忧的看着他,见绿谷出久醒来了,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迟疑了。
绿谷出久有些疑惑的看着丽日,问道:“丽日护士,你是想说些什么吗?”
丽日沉默了一会,表情严肃的道:“出久,我想和你说的是有关爆豪胜己的事情……”
绿谷出久听到这个名字立马着急了起来,坐直了身子焦急的问道:“小胜?小胜他怎么了?”
丽日看着绿谷的反应叹了口气:“你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捐献心脏给你的,就是爆豪胜己。他走之前给你削了个苹果,让我等你做好手术再给你。”
“……什么?”绿谷愣在了原地,本以为丽日在开玩笑,扯出了一个笑容想要回答这一点也不好笑,却看见丽日严肃的表情,意识到她没有开玩笑,勉强露出的笑容暗淡了下去,他垂下了头,泪水滴落在了洁白的被单上,留下了一滴滴深色的水渍,他沙哑着声音道:“丽日……我身体不太舒服,你出去一下。”
丽日沉默着走向了门口,握着冰冷的门把手,回过头看着绿谷出久,到口安慰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千言万语最终变成了四个字,“好好休息……”便走出了门。

绿谷出久本来不想哭的,因为每次他哭小胜都会骂他,所以他不想哭,但是一想到以后再也没有人会这样骂他,照顾他,他就再也憋不住泪水,嚎啕大哭了起来。
泪水迷茫中他看见了床边的苹果,伸手拿了过来,打开,带着泪吃起了苹果。应该充满水分的苹果此时却是干涩无比,也许是放置了太久的缘故,但不论这个苹果是好吃还是难吃,以后他都吃不到了,因为那个给他削苹果的人已经不在了。
因为小胜已经不在了。
泪水滑落脸颊滴落在干涩的苹果上,却再怎么也不能让它重获水分了。
绿谷出久咽下一口苹果,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猖狂的声音笑着道:“命运?老子从来都不相信那种狗屁东西。”

//我懒得分段发了,等热度高了我就把前面的两个一删掉(……)我好烦hhhhh,感觉我没发挥好来着(。)

评论(4)
热度(30)
© 过期沙雕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