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啥关注我啊x

今天的方糖也要咕咕咕

我怎么老是ooc?(。)

死在恶狼坑里,主食伦雪,朋雪,崎洸

头像是本体鸭x

【胜出】没用的孩子

#梗来自君はできない子
#怎么办我就是想死个人
#复健产物
#严重ooc!!!!!
以上没问题的话GO↓

“无个性的废物!”绿谷出久的耳边再一次响起这样刺耳的声音,即便已经习以为常,内心却还是有些不甘,他抬起头对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僵硬的笑了笑,又低下了头。
小胜很厉害,什么都会,我想要追上他。
但是我只是个无个性的废物罢了。
这种事情……想想就行了。
绿谷出久忍不住一次一次的去这样想,又一次一次被挫,但他从来没有放弃过,一直在努力,他相信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相信他能追赶上爆豪。
于是他做到了,他获得了欧尔麦特的个性,是他用自己的能力争取的来的,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能在爆豪的面前抬起头来,以平等的姿态去面对他。
他不再是无个性的废物了。

爆豪胜己不是很明白,原来总是跟在自己后面的绿谷,那个无个性的废物,为什么会忽然拥有了个性,为什么会越来越强,以至于和他平起平坐,甚至超过他。
明明一直跟在他后面就好了。
可恶!本大爷是最强的啊!
于是他产生了强烈的嫉妒心。
于是他犯了错。
“爆豪同学,请问你真的目睹了绿谷同学被杀的全程吗。”
“啊,是啊。”
还要本大爷重复多少遍啊。

绿谷出久因为第一次体验职场生活有些兴奋紧张,表情僵硬扭头问道:“小胜,你说我们会遇到怎么样的敌人啊。”
爆豪胜己听了绿谷的话不耐烦的切了一声,口出狂言道:“会遇到一群等着被打死的家伙啊!”
“小胜不可以杀人啦!说不定敌人会很强呢。”
但是他们低估了敌人,敌人的人数众多,并且大多数都很强,也并不是两个学生可以阻挡的。
爆豪胜己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身体的每一处都很痛,他睁开被血模糊了视线的双眼,看着绿谷出久被按在墙上,头颅被捏着,有些慌张的喊到:“喂!增强系的混蛋!放开他!冲着我来!”
“哦?看起来他对你很重要啊。”抓着绿谷出久脑袋的人歪过带着一些伤口的头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随后加大了力度,掌下的绿谷不禁发出了惨叫声,“那就杀掉好了。”
爆豪胜己几乎可以感觉到绿谷出久的痛苦,更是焦急,更多的还是无法拯救他的愤怒,有些怒火中烧,手中响起了爆破声,看着那人的目光仿佛下一秒就会将他炸飞,可是他不行。他没有力气了,爆豪胜己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和弱小。
身边的一个人忽然用力的踩住了他的头,朝他脸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的说着:“安分点,好好看看你那同伴是怎么死的。”
“混蛋!放开我!”爆豪嘶吼了两声,挣扎了几下但无果,只得大声的对着绿谷出久喊着:“喂废久!你他妈别给老子别装死啊!反抗啊!你他妈不是很厉害吗!”
绿谷出久好像用着所有的力气紧紧的皱着眉,抬起了沾满了血迹的眼皮,绝望的看着爆豪胜己,叫到嘶哑的嗓子发不出一点点声音来,只是对爆豪胜己动了动嘴唇。
“说话啊废久!”爆豪胜己被敌人踩在脚底,动弹不得,只能发出声音,见绿谷出久只是动了动嘴,急得都要跳起来了,手里爆破的声音越来越响,身体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小…、胜……我、…喜……”绿谷出久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说出了简短的几个字,但话还没说完,头上的力气忽然加大。下一秒,血液和白色的脑浆四处飞溅,有几滴溅到了爆豪胜己瞪大了眼睛的脸上,慢慢的滑落下去。
之前抓着绿谷出久脑袋的人嫌弃的甩了甩手:“真是恶心,就应该早点杀掉。”
“啊!!!!”爆豪不敢相信数十分钟前还活蹦乱跳的大活人现在已经死了,眼神中充满着愤怒,两手中忽然迸发出了巨大的爆炸,炸飞了整个层面的人,而自己也因为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而后昏迷中的爆豪被匆匆赶来的老师们送进了医院,过了三周后他才醒来。
“没有找到绿谷同学的遗体,很抱歉。”警察是这么说的,刚刚醒来没多久的爆豪胜己坐在病床上想着。
一个人没有保护好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还让他在自己面前死去了,多么令人绝望啊。
爆豪胜己连区区一个废物都保护不好。
那他和废物有什么区别呢。
……是有个性的废物呢。仅此而已吧。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我大晚上肝文都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奈斯,求轻喷。(。)如果喜欢我的文章的话可以动动手指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吗!我还想要被关注!(ni)

评论(4)
热度(43)
© 过期沙雕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