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啥关注我啊x

今天的方糖也要咕咕咕

我怎么老是ooc?(。)

死在恶狼坑里,主食伦雪,朋雪,崎洸

头像是本体鸭x

【洸律】烟花

#与游戏背景无关
#ooc!严重ooc!!
#cp是洸律
以上没问题的话↓

烟花转瞬即逝,如同她的生命一般,在高空中绽放,便销声匿迹。
她叫神木律,是一个芭蕾舞蹈家,她刚刚经历了她人生中最大的演出,兴高采烈的她却在回家的路上遭遇了车祸。再醒来时,她已经躺在雪白的病床上了,医生见她醒来,十分痛心地对她说:“神木小姐,很抱歉的告诉您,您因为脊椎受到了猛烈撞击,下半身瘫痪了,您也……不能跳舞了。”
我不能跳舞了。律听完医生的话才明白了过来,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医生也不多说什么,走出了病房。
那之后,每天都有很多人来给律送补品,还关照她不要太难过,可律怎么也听不进去,因为不能跳舞的人生是无意义的,说这些也没用。
直到有一天,一个陌生男子进了律的病房,还什么都没说,就嘲讽地说道:“哟,我们的舞蹈家怎么一直哭丧着脸啊。”
律不是很明白这人想干嘛,只是盯着他,谨防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那男人又接着道:“舞蹈家怎么可以露出这种表情,振作起来啊。”

这个男人叫新村洸,是一个黑客,技术高超,但还是有一些良心的,有一天他在网上看到了律的舞蹈,觉得一个小个子在舞台上跳舞的样子很可爱,忍不住多关注了她一些。没多久后却听到了她瘫痪且一蹶不振的消息,黑了几乎是全市所有的医院的资料,查到了律住的医院,决定来探病安慰安慰她,可开口却是嘲讽的语气。

律终于忍无可忍,长久以来积攒着的怨气一股脑的倒在了这个人的身上,她咆哮道:“你懂什么!我已经不能跳舞了!这么多年以来的心血全都付之东流了!怎么振作的起来!”
洸见她听不进去,也不生气,自顾自地拉了张椅子在她旁边坐下,毫不在意地道:“听不进去算了。”
律有些紧张,拽紧了些被子:“你想干嘛?”
“哈?我能干嘛。”洸皱了皱眉,“陪着你啊,你一个人不闷吗。”
听到洸的话,律莫名生气了起来,下了逐客令:“不要你陪!滚出去!”
洸无奈的站了起来:“行,小个子你自己待着吧,明天我再来。”
“你来干什么啊!不要你来!”律愤愤的对着这个刚见面就说出很过分的人道,看着他走出去,内心却不知为何有些期待。
其实律自己知道,就这么消极下去也不是办法,可是她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今天看到这个陌生的男人却能静下心来,这让她很是不解。

第二天,洸果然来了,这次什么都没说,只是坐在律的旁边打着电脑,律看着他,有些无聊,开口道:“喂,你叫什么名字。”
洸专心致志的工作着,头都不抬一下道:“新村洸。”
律眨了眨眼,略微思考了一下,忽然决定道:“就叫你拖鞋洸吧!”
“哈?”洸这下不淡定了,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皱着眉抬头,“小个子你是被车撞坏了脑子吗,给我起这种绰号难不成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律翻了个白眼:“你不也给我起了绰号,这叫公平对待。”
洸不耐烦的低下了头继续工作,不忘继续嘲讽她:“嘁,你是矮,我又没说错。”
律气的快要打人了,可是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完全动不了,只能嘴上说说:“你再喊我小个子我不打死你个拖鞋洸!”
“哦,小个子来打我啊,你能动吗。”洸看着电脑,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律被噎得无话可说,转头看向窗外。
两人就这样沉默无言的一直待到了日落,洸看了眼时间,收拾好电脑对着床上的律道:“我走了,小个子你早睡,明天我再来。”
律点了点头,看着他走出去,继续期待着明天。

有天,律趁着洸出去给她倒水的空子,偷偷看了眼他的电脑,上面定格着她跳舞的身影,如此优美,旁边标注着:想看小个子跳给我看。
什么嘛,这家伙……可惜我跳不了舞了。
律这么惋惜着,洸就进来了,见她在看自己的电脑有些生气,把水塞给她就抢回了电脑,此后律就再也没碰到过电脑。

洸每天来律的病房,律也每天都等着洸来。二十一天能养成一个习惯,三周过去,两人已经很熟了,互相把探病这件事当做了理所应当的事情,一见面就能怼在一起。

第四周的一天,洸正在工作,却忽然抬起头有些着急的和律说有点事,明天晚点来,就匆匆的走了出去,律看着洸的背影想说点什么,可什么都没说出来。
第二天,洸没来,律觉得应该是洸太忙了,没多在意。
第三天,洸没来,律觉得洸可能不再想陪着她了,有点生气。
一周后,洸没来,医生们都说洸不会来了,只有律还抱着一丝希望等待着,希望洸能回到她的身边。
两周后,洸没来,律生命中最后的那一点光消失了,她坠入了黑暗。
一个月后,律已经能自己坐着轮椅行动了,高兴的想着,等洸来了一定要告诉他,炫耀给他看,忽然想起来洸也许不会再来了,缩在被窝里了整整一天,谁都不愿见。
两个月后,警察局忽然找到了律,递给她一封信,说是洸写的,让她有空看看,看好了可以找他们了解情况。律点了点头感激的接了过来,十分期待的打开了这封信,看了两行,如同被泼了冷水一般。
信上是这样写的:
给小个子:
小个子,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不要想太多,自己一个人也要好好的活着。
你跳舞的样子,很好看。虽然梦想的翅膀被折断了,但不要放弃希望。在我眼里,你就是最美的天使。
不过这么矮的天使我还是第一次见。
有缘来世定会相见,多保重。
我爱你。
                        你的拖鞋洸。
律很不明白为什么洸要写这么一封信给她,觉得他是在开玩笑,想着:他好过分啊,这么久不来看我,还开这种玩笑吓唬我。不过看在他坦白心意的份上,还是可以原谅的。
可一边的警察不看时机的说:“神木小姐请节哀……”这一句话打破了律所有的幻想——对啊,信是警察给她的,怎么可能是开玩笑呢……
律的眼泪忽然就控制不住了,哽咽着问到:“洸他……为什么会死……”
警察解释道:“新村先生的职业我想您知道,他因为黑进某公司的系统,调查了一些比较机密的资料,倒卖了出去,被黑帮的人抓起来……折磨致死。”
听到洸是被折磨致死的时候,律脑海中浮现出了洸被折磨时痛苦的表情,和他痛苦的叫声,眼前发黑。
律忽然发现自己完全不了解洸,他的职业,他的身世,他的内心,直到他死了,自己几乎一个都不知道。可自己却毫无保留,自己最柔软的内里被他完完整整的翻阅了一遍。
律抬起手,把警察赶了出去,独自失魂落魄的坐在病床上,沉默的看着窗外的天空,想着洸会不会忽然打开门进来,嘲笑她怎么哭丧着脸,如果真的会发生的话,她一定要紧紧的抱住他,不让他离开。
本应该接受很多治疗的律拒绝了所有的疗程,办理手续出院了,用毕生积蓄在郊区买下了一栋三次别墅,独自住在里面,避世避人。

几个月过去,新年到了,律坐在阳台外的轮椅上看着天上一朵朵绽开的美丽烟花,喃喃自语道:“拖鞋洸,这是我一直想和你看的烟花,好看吗……是不是很像我?”
“嗯,很好看,也很像你,漂亮的小个子。”
律忽然听到有个声音这么说,她慌张的四周寻找着,却在阳台外看到了洸的身影,她欣喜的看着洸,道:“喂,拖鞋洸,你怎么在外面,快进来。”说着,她操控着轮椅到了阳台边,伸出手想要去拉住洸的衣袖,可怎么也够不到,有些心急的扶着阳台的把手去够洸,却在抓到的那一刻,重心不稳摔落了阳台。
律不但不着急,反而开心的笑出了声:
“拖鞋洸,我抓住你了!”
烟花在空中绽放,白裙少女白裙飘飘,在这美丽的日子里从三楼坠落,却如获珍宝一般笑着,紧紧的握着手,再也不放开。

//您安!今天的方糖也是一个ooc作者,人物刻画真的搞不好(……)希望我能早日进步。最后,您能关注我吗,我很可爱的x

评论(13)
热度(69)
© 过期沙雕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