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啥关注我啊x

今天的方糖也要咕咕咕

我怎么老是ooc?(。)

死在恶狼坑里,主食伦雪,朋雪,崎洸

头像是本体鸭x

【洸律】回忆欠片

#游戏背景
#洸爆炸时头部受到撞击失忆设定
#ooc!!严重ooc!!!
#渣文笔
#cp是洸律
以上没问题的话↓

新村洸逃出恶狼游戏后一直觉得自己好像忘掉了些什么,但总是想不起来,印象中只有一抹淡淡的绿色,熟悉的令人心酸。
医生说他在爆炸中头部收到了撞击,导致了轻微脑震荡,可能有些失忆,具体的还需要留院观察几天。
洸躺在病床上,侧过头看着窗外的绿树,神色平淡。
说实话,他不喜欢绿色,因为他看着绿色时明明想不起来任何事情,却会莫名的心痛,最开始的时候还会忽然掉下泪来,令人心烦。
“咚咚”一位有着美丽的绿色长发的护士敲了敲门,怀中抱着一块板子迈着欢快的步伐走了进来。洸回过头的一刹那,仿佛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向自己走来,可眨眨眼再去看,却发现不是她。
但“她”又是谁呢?
“洸君,你怎么了?看起来有心事的样子。”小护士站在洸的床边,眉头微皱,有些担心洸的样子。
洸摇了摇头,心情有些烦躁,低声道:“不,没什么……”
她不是“她”。
小护士脸上露出了笑容,扬扬手中的板子:“有一个好消息,洸君明天就可以出院了!经过检查,你除了轻微脑震荡导致失忆以外,没有病状了。恢复的话需要多想想记不起来的事情,在配合外界的刺激,就能痊愈了!”
“记不起来的事情吗……”洸低声喃喃道,脑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绿发女孩的身影,但也仅仅是个身影罢了,面孔模糊的如同乱码一般,洸揉了揉发涨的眉心,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嗯,那我出去了!洸君要加油啊!”说着,小护士俏皮的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随后一蹦一跳的走出了洸的病房。
洸沉默的看了眼走出去的人,印象中有一个绿发的女孩也会这样走路。虽然想不起来她是谁,但感觉心里暖暖的,不像以前一样难受。
“喂,洸,恭喜你啊,可以出院了。”和洸同病房的男生笑嘻嘻地说。
洸被人一叫,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嗯,谢谢。”
男生笑了笑,从床边的柜子里翻出了什么东西:“谢我干什么,我可早把你当朋友了。为了祝贺你出院,哝,这个给你!”
“……棒棒糖?”洸皱眉看着那男生递过来的橘黄色棒棒糖,有些不解。
“棒棒糖怎么了!”男生有些生气,转而又骄傲地道,“这根棒棒糖是我最喜欢的牌子卖的,好不容易才抢到的!”
洸本想拒绝,脑海中却再次浮现出了绿发女孩的身影,她手里总拿着一根和这个一模一样的棒棒糖,却很少看到她吃。
于是他鬼使神差的接了过来,道了声谢,便开始看着棒棒糖发呆。
夜幕降临,窗外的一声猫叫唤回了洸的神智。抬起头,却只看见一抹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随后一张纸飘了进来,正好飘在了洸的床铺上。
洸疑惑的拿起来一看,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他记得绿发少女头上好像也带着这样的一个猫型帽子。
绿发少女的样子在脑海里如同碎片一般逐渐拼凑起来,已经快要想起来了,洸却感觉不到开心,心中的绞痛越发明显,头也一阵阵的犯疼,终于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洸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忽然听到了什么声音。
“再叫我小个子看我不打你!”
是谁在说话?
洸睁开眼,一抹绿色在视线里晃动,越发清晰,逐渐变成了绿发少女的身影。

“要是完全不了解我的为人,就不要乱说!”
他忽然想起了她生气的样子,气鼓鼓的,非常可爱。

“喂!不许叫我小个子,我可是有名字的!律,神木律!”
律,神木律。
听到这个名字的那一瞬间,洸什么都想起来了,视线逐渐被泪水模糊。

神木律是一个也参加了恶狼游戏的女孩子,一副恶毒的嘴脸,总喜欢嘲讽洸,有事没事就来和他找茬。
可就在这日常般的互怼之间,他产生了异样的情感。
他会忍不住担心她的安危,看不到她就会莫名烦躁,和她待在一起就会很安心——世间人称这种感情为,喜欢。
可这种感情没能持续多久。
律死了,作为狼被处决了。明明自己有机会拯救她,替她说话,可他没有这么做,为了自己,他放弃了律的性命。
律是多么绝望,在处刑前几近崩溃的大喊着“我不想死”,仿佛是对着他说的一般。从钢丝上摔落的绿色身影几乎要把他折磨疯了,可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

是他的错,律才死掉的,自责的洸只能想到这句话。
“错的是这场荒谬可笑的游戏,不是你啊蠢货。这个词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面前的绿发少女忽然开口,洸一愣,不敢相信的抬起头:
“明明只是梦境……为什么你……”
洸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是对的,可是却从心底否定她的话。
面前的绿发少女却无视了他的话,自顾自地嘲讽道:“真是稀奇,我认识的那个拖鞋洸可不会这么没信心。”
洸的眼眶莫名红了一圈,皱眉低着头,不作应答。绿发少女看着他,忽然笑出了声:“噗,拖鞋洸你为什么会露出那种表情啊。生命只有一次不是吗?谁都想活下去的啊,就你还说我是蠢货,你才蠢吧。行了,别自责了,你要连同我的那份好好活下去,作为忘掉我的惩罚!”说罢,她笑嘻嘻地扑过去抱住呆愣在原地的洸,柔软的发丝在他的脸上拂过,随后消失不见了。
他一言不发的低着头,泛红的眼眶中滴下一滴泪水来,泪眼模糊的他却笑了起来:“噗,蠢货就是蠢货,哪用你关照我啊,我自己会好好活下去的。”
洸抬起头来,声音嘶哑的朝着空中吼道:“听好了!小个子!我会好好活下去的!!”
没有回应,可洸却满意的笑了,他相信远在天边的律会为他感到高兴的。

第二天一大早,洸出院了,医院的天台上有根橙黄色的棒棒糖压着一张纸,上面写着:
小个子,一个人在那边要保重,早点投胎,下辈子我来找你,找我喜欢的人。

//您安!这儿说说欠片就是日文里碎片的意思(。)我真的特勤奋我想涨粉啊orz!求您们看看我!关注我!

评论(8)
热度(73)
© 过期沙雕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