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啥关注我啊x

今天的方糖也要咕咕咕

我怎么老是ooc?(。)

死在恶狼坑里,主食伦雪,朋雪,崎洸

头像是本体鸭x

【殓摄】逃与追

#可恶,老子,赌骰,赌输,了。
#我完全不知道性格我ooc炸天呜呜呜
#幼儿园文风,意识流写作,会忽然开始沙雕,现在走还来得及
#我好菜啊
以上没问题的话就GO↓

“卡尔先生,前面已经没有路了哦。”年轻人提着一个木箱向前跑着,他身后有个声音带着上扬的尾音如是说着。

这种事情还用说明吗。

“……嗯,我知道。”卡尔把手中的箱子抓紧了些,低喘着气说着。

约瑟夫不紧不慢地跟着卡尔走着,在转弯缩短距离时再次向前挥了一次刀,奈何刀太短了,终是擦着入殓师的衣物划了过去。

白发的绅士略有些遗憾地擦着刀,挑眉问道:“您还打算继续逃跑吗?”

卡尔迅速翻过一扇窗,双脚接触地面后又跑到一块竖直放着的木板旁,抬起空闲着的手擦了擦额上的汗,呼出一口浊气:“抱歉,我并不认为这叫逃跑。”

“……”见人停在了木板后,约瑟夫的脚步稍稍加快了些,他抬起手中的刀,眯起眼有些愠怒地开口:“你在挑衅我?”

入殓师耸耸肩,灰蓝色的眸子里有些许不明显的笑意,他道:“您认为呢。”

“那就是了——”约瑟夫皱着眉将刀挥下,锋利的刀刃在卡尔的肩膀上破开一道伤口,鲜血从伤口中渗出,他看着皱起了眉。

一定很疼吧。

“约瑟夫先生。”黑发年轻人的声音伴随着风声在白发绅士的耳边响起,“分心可不好哦——”

这才回过神来的约瑟夫发现眼前的木板正向自己拍来,他警觉的迅速后退几步,却还是被砸到了没来得及收回的脚……的脚趾,钻心的疼痛使他一时痛的走不动路。

“你……”约瑟夫躬身抱着自己被砸到的腿,皱着眉想站直身来,却听到了大门通电的声音。

可恶,输了。

卡尔看着面前抱着腿泄了气的约瑟夫,眼中的笑意更甚。他摘下一直遮着自己姣好面容的口罩,踩上厚实的木板弯下腰凑到白发绅士耳边,说话的声音轻的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说罢又蜻蜓点水般的在他的耳尖上点了一下。

之后一直到卡尔重新带上口罩,与他告了别,跑出逃生门为止,约瑟夫都没有缓过神来。

约瑟夫呆在逃生门门口,满脑子都是之前卡尔在他耳边说的话:

“约瑟夫先生,您真美。”
“不知您愿不愿意做我的下一个化妆对象呢。”

对哦,卡尔的职业是要给死人化妆……
所以他是在盼望我早点死吗!这也太可恶了!

约瑟夫红着脸愤愤不平地想着。

评论(2)
热度(49)
© 过期沙雕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