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啥关注我啊x

今天的方糖也要咕咕咕

我怎么老是ooc?(。)

死在恶狼坑里,主食伦雪,朋雪,崎洸

头像是本体鸭x

#快要圣诞节了呢!虽然看不出来,但其实是一篇圣诞贺文哦!x

#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

#是熬夜肝的爽文

“冷……”我抱着自己冻得几乎失去知觉的双手,拖着沉重的身子,在漫天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的走着。

头晕乎乎的,我感觉世界似乎在旋转,又似乎是我在旋转。这么多雪究竟是从哪里落下来的呢,是从天上还是地下啊,那我又站在哪里呢,软绵绵的,这里是云里吗。

不过,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

我颤抖着牙冠长呼出一口气,预想中升腾的白色雾气没有出现,对哦,满世界都是白色,呼出来的这点雾气又怎么能看得见呢……话说究竟走多远了……

我努力眨了眨僵硬的眼皮,有些茫然的停住了脚步,回头朝后看去,一路上盛开着鲜红色的彼岸之花,一直开到我站立的地方。目之所及全是白色,唯有身后不断盛开的彼岸花拥有不同颜色,点缀了这个白色的世界。我又是什么颜色呢,我一定是白色的吧。

那,这条路要通向哪里呢,彼岸吗。

如此的话,那就带我去见我想见的人吧。

我转过身,义无反顾的继续向未知的前方走去。

“呼呼——”啊,风好大,我觉得我的耳朵要被吹掉了。这么想着,我努力抬起手碰上我的耳朵,想把它捂捂暖,也许是手也冻僵了的原因,我感觉什么都没碰到,却也感觉不到疼痛。

我的耳朵是不是被吹掉了,脑袋里好像被塞了棉花,好难思考哦……算了,怎样都好了。

脚踩到的地方软绵绵的,一直在往下陷,是不是想要把我吸进去啊,身体也越来越沉了,感觉腿要撑不住了,我要掉进去了。不行啊,不能掉进去啊……

不过,就算掉进去,也没什么关系的吧,反正地上这么软,我不会摔伤的。

这么想着,我停下脚步,双腿却像是无法再承受住我身体的重量似的,我前后晃了晃,随后整个人都向前倒去,一片雪白在我的眼前逐渐放大,我终于载倒进那片雪白之中,什么也看不见了。

现在我应该彻底是白色的了。

好冷啊,应该爬起来才对吧。

我想伸出手撑起身体,可我的手却怎么也动不起来。是不是手冻坏了,那我以后没有手应该怎么办呢。哦,好像腿也动不了了,那我以后是不是只能做个残疾人了,怎么办呢。

不过,以后什么的,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不是太昂贵了点,我不过是一个与天地颜色一样的东西罢了。

话说好冷啊。

真的好冷。

怎么办,脑袋是不是生锈了,怎么只能想到这么一点东西,好冷啊。

咦,背上越来越沉了,是不是有谁帮我盖上被子了,真是一个好人呢,身体应该很快就会暖和起来了吧。这么说来,好困啊。

困的话干脆就睡一觉吧,说不定醒过来已经坐在温暖的家里,和想见的人在一起吃饭了呢。

他一定会来接我的,远处的那一点点光一定就是他吧,已经没事了呢,我不需要再思考下去了……

好困啊。

我要睡啦。

真的,要睡了哦。

……

没人理我啊,那我就睡了。

大家晚安哦。

评论(5)
热度(8)
© 过期沙雕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