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啥关注我啊x

今天的方糖也要咕咕咕

我怎么老是ooc?(。)

死在恶狼坑里,主食伦雪,朋雪,崎洸

头像是本体鸭x

拖行的声音

灯光摇曳,室内忽明忽暗,金属在地板上摩擦的声音越发刺耳,我捂着手臂上被镰刀破开的伤口,一步深一步浅的努力向前跑着。

“他过来了!谁来救救我!”我在空旷的走廊里疯狂喊叫着,试图把睡梦中的人们唤醒,然而并没有人回应我,我的一声声求救如同沉入大海的石子,无法得到任何回应。

哦,除了身后那不断逼近的拖行声。

我喘着气,鲜红的血液在地板上留下一条印迹,不论我怎么躲,都会被他发现行踪。

刀刃破开空气的声音在脑后响起,我无力躲避,背部又被破开一条大口,血液从体内飞快流逝,如同我的时间。

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只觉得背部毫无知觉,伸手摸去一片湿润,如同被浸在水里一般,但不看都知道这水的颜色会是鲜红的,眼眶里的泪水一滴一滴滚落下来,完全控制不住。

拖行的声音戛然而止,我努力翻过身,大喘着气看着他狰狞的脸,张了张嘴试图说些什么挽回一下,却被他的镰刀砍中了腿部。

我拖着断了一节的右腿努力向后挪动,我哭着,我祈求着。

“不……不要……求求你……”

男人笑的越发狰狞,他抬起泛着光的黑皮鞋,踩到了我的断腿上,用力,用力。

地板上全是血液,我的头脑越发不清醒,感觉自己如同在海中沉浮,身体各处的痛感迟钝的传来,越发明显,宣告着自己早已清晰了的危险境界。

男人举起镰刀。

吸气,呼气,吸气,噗嗤,噗嗤,噗嗤。

似乎是肚子被砍了,又似乎是脖子被砍了,我不知道,浑身都在痛。

我死了。

预料之中的,死了。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哦,最近脑子里面一团浆糊,都是奇奇怪怪的东西。
可恶好多错字!

评论(3)
热度(7)
© 过期沙雕方糖 | Powered by LOFTER